<b id="0knca"></b>

  • <tbody id="0knca"><source id="0knca"><button id="0knca"></button></source></tbody>
    1. 學院新聞

      首頁> 新聞公告> 學院新聞
      MENU

      湖南省法學會憲法學研究會2021年年會第四單元簡報

      第四單元由胡正昌副院長主持。

      蔣清華副教授報告的主題為《黨的領導法規“溢出效力”辨析》。他從以下兩個方面對主張黨的領導法規具有黨外效力的觀點進行了反思。第一個方面是把黨的領導法規關系的主體區分為黨內的直接被領導主體、黨外的簡接被領導主體(領導對象)。第二個方面是區分憲法層面黨的領導權和部門法(部門黨規)層面黨的領導權。他認為,黨的領導法規作為黨內法規,對非黨組織和非黨員具有影響力而非直接約束力。所以,領導法規在提高黨的領導水平、鞏固黨的領導地位方面發揮作用是有限的,領導法規必須與組織法規、自身建設法規、監督保障法規一道協同發力,增強領導法規實效性在根本上是靠加強黨的建設而不是黨規溢出效力。正因為如此,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強調黨的全面領導,同時狠抓黨的自身建設,全面從嚴治黨、依規治黨;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的黨的領導制度體系涵蓋領導法規之外的黨內法規制度。

      蔣清華副教授報告結束后,呂寧副教授對其進行了點評。就“溢出效力”范疇、具體的被領導主體和領導對象的區別及其相應的領導權等問題進行深入闡述。

      隨后劉怡達教授作出了主題為《法律中“黨的領導”條款及其合憲性調控》的報告。本次報告主要有四個方面:第一個方面是問題意識:劉教授用“一個現象、兩個原因、三個問題”的思路清晰地闡明法律和“黨的領導”之間的關系和規定,并提出了關于“黨的領導需不需要在法律中明確規定”的重要問題;第二個問題是“黨的領導”應否入法;第三個問題是黨的領導在法律中的具體形態,他認為可以分為表明黨領導某項工作或特定對象、規定黨的機構承擔某些法律職責、將擁護黨的領導作為法律義務或入職條件和借由憲法的基本原則體現黨的領導這四個具體形態;最后一個問題就是“黨的領導”入法方式的合憲性調控。

      最后,劉怡達教授提出:“黨的領導”入法方式的合憲性調控要先確定標準。

      陸強老師在點評環節認為,報告思路清晰,資料詳實,讓我們對八二憲法以來立法中有關中國共產黨的條款有了一個全面的認識,并分享了自己的一些思考。他認為,“黨的領導”是國體意義上的憲法命題,是主權者意志的體現。人民代表大會是選舉層面的、具有普遍意義的人民主權的實現方式,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則是由我國人民民主專政的國體決定的。法律中規定中國共產黨的機構承擔某項職責,是“黨的組織”入法,而不是“黨的領導”入法。黨的機構因應法律法規授權而取得的實施法律的權力,不能視為是黨的領導權,我們需要把黨的領導權和黨的執法權做一個嚴格的界分。

      菠萝视频app下载多人运动
      TOP